连岳:上帝若给了你一切,你就应当对得起上帝

《我爱问连岳I

 

连岳:

我今年26岁,外表美丽、气质出众、性情温柔、青春活力、穗重内敛。天赋加努力让我从小就出类拔萃,大学时成为学生党员,毕业时被评为省高校优秀毕业生,并顺利考上了公务员,捧得“金饭碗”。我是幸运儿,上帝给了我女孩子该有的很多优点。3年前,我宣布择偶条件:身体健康、素质修养好、能干且有发展潜力,至于家庭背景和经济条件,不是必要条件。因为我始终坚持:婚姻是以感情为基础的,只有真爱才会幸福。所以,尽管众多追求者中有高干之子、企业老板,更有各行各业自以为是的优秀青年,可我选择的男友已过而立之年,出生贫寒但自强自立,才华横溢、儒雅内秀,稳重大气,优秀男人的品质皆备。他虽不能给我很好的物质享受,但我坚信自己的眼光独到,选择正确,不屑与那些开发自身资源换取物质基础的女孩子为伍!

  但我开始发现这个社会上生存,是完全没有任何游戏规划可言,真才实学已被埋没在关系网中。每天如临深渊、如履薄冰和对事业的极度渴望我开始苦恼自己没有任何依靠。领悟到如果有一个拥有政治权力或是经济实力的男友,就可以为我的事业搭建平台,就能有机会把自己的意愿付诸实践。我不是一个势利的女孩子,我始终认为当代女性应该自强自立,要积极对待人生,要用真才实学充实自己,要加强思想个性修养,增强自控能力和对挫折的心理承受力。虽然我有足够的资本,可我绝不放弃尊严来贪图一时的奢华,否则,我和那些在欢乐场中量贩的青春三陪女又有何不同?

  工作中的挫折也许我还能坚强地面对,给我造成更大心理压力的是我的父母。他们经常讨论我的男友,进而设想以后的生活。因为我没有找个有足够安全感的男友,就让我的父母要为我今后的生活多一份担忧,我也没能力让苦心养育我的父母晚年生活质量提高些。于是,在和男友的交往中,我开始时不时流露出对缺少物质生活的感叹,这在自尊心极强的他看来,是一种伤害。我们的关最日益紧张。甚至考虑过分手,彼此都非常痛苦。和他结婚,生活只能是非常平淡,没有依靠,我将无法实现我的理想,实现尽快提高父母的晚年生活质量的愿望将变得遥遥无期。

  现在每晚因此噩梦连连,我该怎么办?

宠儿

 

宠儿:

  你的邮件对“那些开发自身资源换取物质基础的女孩子”和“欢乐场中量贩的青春三陪女”有很正确的批判,振聋发聩,对我来说,也是上了生动的一课,我下定决心,写专栏多么辛苦,也要努力挣这个血汗钱,不起投身欢场卖肉的邪恶念头,先谢谢你为其他许多上帝的宠儿树立了洁身自好的榜样。这还让我想到一个朋友的故事。她有阵子事业艰难,有一天和妈妈抱怨,早知如此,不如去做了别人的小——我有不少这样没心没肺的朋友,什么心思都有脸说出来。

  你猜妈妈怎么说?

  她说:当代女性应该自强自立,要积极对待人生,要用真才实学充实自己,要加强思想个性修养,增强自控能力和对挫折的心理承受力。

  不对,这是你说的。她妈妈没有这么高的理论修养,她只是充满同情地说:女儿呀,你立志太晚了,现在去当别人的小,也没人要了。

  当然了,我这个朋友现在是个事业非常成功的女人,这个世界上没有轻易的成功——这句话很俗,但却是真的——在失意的时候调侃一下自己,出出气,说什么都是可以的。我也是这么理解你的。不然,越看你的邮件,发现你越有走向你批判的对立面的倾向,“开发出自身资源”,动用你“足够的资本”,找一个“拥有政治权力或是经济实力”的男友作靠山,以实现自己的理想(我很好奇,你的理想是什么?是拥有权力后扫荡关系网,还是大力提携没有靠山的青年才俊?),不过,你和她们还是有区别的人,她们用你的话来说,是“量贩”,而你,是“专卖”,即使“堕落”了,在品位上也还是高出一个档次的,价位也还是昂贵的。

  如果不是开玩笑,你是玩真的,那么,我也只有一个疑问,你是不是立志太迟了?只怕这间“专卖店”等不来太好的主顾了。不过,26岁,还年轻,也许不算太迟吧?努力!奋斗!钓金龟!

  (在这里,我要向数百万《上海壹周》的读者致歉,上面的答复不是一个我这个励志劝善专栏应该说的话。你们会原谅我的,我也实在是无法可想,只能由着她去了。即使是上帝来写这个专栏,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答案。你看,上帝已经给她够多的了:“外表美丽、气质出众、性情温柔、青春活力、稳重内敛”,还给了她一个男友:“自强自立,才华横溢、儒雅内秀,稳重大气,优秀男人的品质皆备”。一对相爱的男女,上帝实在无法给出更多的东西了,亚当夏娃,他老人家也只送了个果园子而已,而且亚当还动了手术,身体残疾——少了一根肋骨——还不太符合她的“身体健康”的择偶硬件。)

  上帝已经倾其所有帮助你,你还是不想靠自己,只想着卖,那只好祝你成功了。噩梦连连的,应该是上帝吧?他恐怕越来越不能理解他创造的生物了。

连岳

2004215